你好!歡迎進入 阿壩文藝網
 
   
今天是:2020年02月07日 星期五 農歷正月十四
  
首頁 > 文藝評論 > 詩評||李哲夫【聞著詩歌的芳香前行 ——女詩人藍曉的詩《春天的夜晚》等幾首讀后感】
詩評||李哲夫【聞著詩歌的芳香前行 ——女詩人藍曉的詩《春天的夜晚》等幾首讀后感】
2018/9/7 10:40:14  李哲夫

    草地的風、草地的雨、草地的羊群、草地的帳篷、還有那提著奶桶的卓瑪、以及那年的鶯飛草長的草地行吟;那次的川西行,當我與詩人流島達到馬爾康,藍主編與編輯部的幾位朋友用“神溝九寨紅”葡萄酒招待我倆,他們的熱情,他們的藏歌以及他們的酒,將我倆灌醉在招待所里。收到藍主編的詩集《一個人的草原》,有好些日子了,一直想寫寫讀她的詩歌的感受,一直又被一些事務糾纏,就一拖再拖,總也完不成,很是抱歉,由此的心里總是惦記著這件事。

    詩歌《一抬眼,秋天就來了》、《春天的夜晚》、《快要枯竭的河床》和《做一滴水真好》,是女詩人藍曉的詩集《一個人的草原》里的其中幾首詩歌,在她整部詩集里,我很喜歡她這幾首詩歌。當然,這并不影響我對她整個詩集里的詩歌的喜歡。

一抬眼

秋天就來了

像一幅畫

抖落在我眼前

 

生活中

不知我是否

也像忽略秋天的腳步一樣

忽略著那些靠近我的事物

2009.10.12

藍曉的詩歌——《一抬眼,秋天就來了》

 

    在詩歌的創作中是很忌諱用“大詞”的,但是有的“大詞”如果運用得好,一樣可以出彩,只是這樣的詞語運用很不好把握。由此,詩歌的以小見大,以及平凡的語言來出彩,那才是好詩,詩歌的“尋思”過程,才是詩歌創作所要經歷的過程,這種“尋思”,首先要有清晰的思維空間之“彌漫”,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若即若離的一種客觀“幻象”。我欣賞女詩人藍曉的《一抬眼,秋天就來了》這首詩,正是詩人以“文”的“簡潔”和情感里的一些哲思”,為我們展開了“像一幅畫/抖落在我眼前”的開闊詩意,一幅畫之后的轉折,我們的生活,除了季節的變換,還會被誰靠近而又“忽略著那些靠近我的事物”的生存悖論(“抖落”與“靠近”的反義之融洽)。詩人在這里所說的“忽略”,只是暫時的忘記,或暫時的不屑一顧!耙惶а/秋天就來了”,多直接的語言,一開始,就開門見山的直接處理,簡潔,干脆利落,將讀者的心緊緊地抓住。其實,展開在自然里的文字,不僅能為我們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間,還會在情感與理性的“投影”里,給予我們一個無形的“擠壓”。由此看來,它絕不是簡單之下的“空間”閃爍,它在或明或暗里,漸次遮蔽與打開,那些“也像忽略秋天的腳步一樣”的結果,這也正是我們不想去:“忽略著那些靠近我的事物”結果的內核里其實一直都閃耀著一種與我一樣的孤獨。盡管我們感覺到的是“一抬眼/秋天就來了”,那樣的金黃世界里,此刻的世界,其實一直都在季節的豐盈與飽滿里,它一點都不虛空著。在看似一個人的草原,有一種孤獨里,詩人的家鄉一直都是繁花似錦的世界,除了冬天的白雪,就是鶯飛草長的春天以及七月花開草原的世界,由此我們可以看出,詩人的執著與不放棄,只是她想要的一個人的草原,是更加純凈的愛與一種自然回歸。

    與其說詩歌創作是一種幸福,不如說是一種痛苦。當寫作成為一種病或是陣痛。當一個人獲得一種創作的成功,或領略了詩歌創作帶來的非同尋常的沉醉感之后,由此而產生的一種喜悅,很難再拋開對于詩歌的熱愛。盡管詩歌給一個人的人生不能帶來任何真正有益的東西,它實際給人帶來的除了寫作自身的煩惱外,或許還會產生對世界的陌生感。只是在這種陌生感里,每一人的生活環境的不一樣,其感受也不一樣。

春天的夜晚

聽見梨樹吮吸月色的聲音

梨樹的花像手臂一樣次第伸展

純潔地在枝頭綻放

 

春天的夜晚

有夢在樹下悄悄生長

從渴望一片清涼

享受酸甜的果子

到每一片花瓣都長出詩歌的羽毛

2009.3.16

藍曉的詩歌——《春天的夜晚》

 

    特定的時間或季節,會營造出一首詩歌之深刻意境,讓詩之情愫在一個又一個的:“情”與“景”的場景里漸次展開,當這些“物象”,成為詩歌的意象語言時,由此特定的“景”,與特定的“情”作為詩歌“有意味的形式”出現,它將既要的“規范”,變換于某個“瞬間即逝”的空間里,讓一個氛圍與內蘊更加的豐富起來。

    詩人對物象:“聽見梨樹吮吸月色的聲音”的“肢解”與“融通”、乃至“彌合與蔓延”,是需要詩人的心靜而為之完成的!靶摹睘椤跋蟆敝稗D移”,“象”為“心”之“涌動”,這就是詩意相輔相成的立面。女詩人藍曉的詩《春天的夜晚》:因此解決了這“三維”空間的“次第伸展”。夜色,就好比是一個可以被“囚禁”的(籠子)與詩人的眼在月色里被“放開”,或是越過“枝頭綻放”,由此形成一種“春天與夜晚”的“糾纏”之美,讓“渴望一片清涼”,長出“詩歌的羽毛”,因此的“每一片花瓣”之美,更增添了詩意與濃郁之“心象與神往”,從而,達到有效地支撐“春天的夜晚”以及它的內核與全景,使該詩多了些“震撼”之力。

    《春天的夜晚》這首詩歌的第一小節,為第二小節的打開,進行了很好的鋪墊服務,在打開與遮蔽的常態下,由此形成一個寧靜夜晚的圖象,盡管讓我們:“聽見梨樹吮吸月色的聲音”,其實這樣的聲音,是詩人想象與向往的聲音,是此地無聲勝有聲。這樣的聲音,是需要詩人在技術層面之外靜靜地“守候”的,它不是突如其來的“想象”,它是詩意的“整合與翩然掀開”,是春天里的夜晚這樣一個狀態下的神秘氛圍,它的“純潔地在枝頭綻放”,是一種存在于“內心”,能記錄與釋放的黑匣子!坝袎粼跇湎虑那纳L”。這其實是一個詩人向往的智性空間,它還是詩人的一種理想追求:“從渴望……到長出詩歌的羽毛”,即是詩歌的翅膀,由:“聽見梨樹吮吸月色的聲音”,“到每一片花瓣都長出詩歌的羽毛”,因此“放大”而形成的一種“奇觀幻象”,將這不可能的“交鋒”而疊加的“看點”成為一首好詩所具有的“顯形”,它的微妙之處,由此向我們一一呈現。

    詩意之高妙,是“文學”創作所要具備的普遍與必須的要素。詩,是需詩意的充沛與激情的。其次,“詩是最精煉的語言”。

流轉億萬年的生命之水

以不可阻擋的氣勢

穿越崇山峻嶺

勾勒出這條曲折蜿蜒的河床

 

曾經的河水

舒緩回旋 激越高亢

滾滾白浪下生長著魚的快樂

鳥的欲望

涓涓的流水像陽光一樣點燃

農田 村莊

醇厚的麥香和果實的甜味

載著豐收的歸期在河岸奔跑

 

今天,河水微弱喘息

鳥的欲望

赤裸裸晾曬在快要枯竭的河床

槐樹的根拼命伸長

依然觸摸不到水的臂膀

莊稼人的盈盈淚光

像霧一樣彌漫村莊

2010.3.27

藍曉的詩歌——《快要枯竭的河床》

 

    詩歌《快要枯竭的河床》,是詩人之詩的“關注”,且粘著當下對環境保護所應有的“憂患意識”,它關系著我們的生存空間的寬度與深度以及高度,其語言究竟要多大的力度,才算是深刻的“切入”,女詩人藍曉的這首詩歌,是在一個冷峻與直面的點與面里進行切入:“曾經的河水/舒緩回旋/……鳥的欲望/涓涓的流水像陽光一樣點燃/……載著豐收的歸期在河岸奔跑”。詩歌通篇滲透與展現出一個詩人的良知與睿智。同時,該詩還呈現出詩人對美好自然的向往,以及對內心的“侵入”與詩外情景“滲透”式的“關注”。讓詩歌《快要枯竭的河床》具有了詩人的另一種代表性,以“河流”之“大我”再次呈現出一個詩人內心的“小我”。這一個人的“小我”,早已遠遠超出“莊稼人的盈盈淚光”,它的外沿在無限地擴大,以“小我”的“盈盈淚光”來展現大眾這個群體!敖裉,河水微弱喘息/鳥的欲望/赤裸裸晾曬在快要枯竭的河床”,這是詩人不想看見的悲哀,這里還有詩人的另一種寄予與向往和希望,那怕是一次逆流而上“載著豐收的歸期在河岸奔跑”的“洶涌與泛濫!”。藍曉詩歌的詩之“意與境”不是靠敘述來展開,而是以:“赤裸裸晾曬在快要枯竭的河床/槐樹的根拼命伸長/依然觸摸不到水的臂膀/莊稼人的盈盈淚光/像霧一樣彌漫村莊”情節的深化來“呈現”……如果這首詩歌的第一個小節不要,能在后小節的個別地方再次的具體與形象一些,這將會使得她的詩之“格”變得更加的大氣起來。

做一滴水真好

有時可以在天空自在悠游

有時可以站在草尖晶瑩剔透

有時可以牽著河流

把沿途的風景看夠

有時可以隱身于大海

為起錨的航船加油

 

做一滴水真好

可以藏在云里

躲在花間

不用晝夜奔流

1996.8.6

藍曉的詩歌——《做一滴水真好》

 

    從這首詩歌里,我們會感覺到詩人在“暗示”著什么,是一種倦怠,還是一種困惑?顯現的空間在時空里穿越,以一種神秘與多姿,呈現出詩人內心的向往:“做一滴水真好/可以藏在云里/躲在花間/不用晝夜奔流”,詩意在情感之奔涌與動態里,撇開這些瞬間呈現的東西感覺詩人已不是想著生活的疲憊,而是一種心靈的回歸與跳躍力的興奮。其實我們知道水是會動的,是會與河流一起遨游的,它在廣袤與博大里,它也有干涸的對立面。僅僅因為水,詩人或我們可能會推遲回到人生的下一站,在“奔流”與“躲藏”的偶然性與必然性里,人間萬象與蕓蕓眾生,有想自己的人生兩次淌過一條河,不論是前后或同時,重復沒有什么不好,也沒有什么好差,有的重復是加強記憶,有的重復就是“記憶”的浪費,有想不能再次重復的狀態,這便是一滴“水”給出的一種“反說”。詩歌的結尾小節,才是我們想要看見的一個“銳點”,善于在詩寫中避開自己的短處,激揚思維的長處,在意料之中或意料之外,大行其事水之能事,讓其鋼性的柔做足無聲與想象空間聯想,在可以是空蕩,也可以是溢出的無所不能里,潛伏于蓬勃旺盛的草叢”。在水的一個局部與整體里,有大氣的奔涌,就有涓涓細流之柔情,最后的逝者如斯……之含義,這才是詩的“凸顯”。詩不是什么都面面俱到,顯示出水的“特別”,才會有對水堅硬的記憶。

    其實詩人與讀者更多的感同身受,是感覺那就是我們詩人內心的聲音與讀者共鳴的聲音,他或他們代替我們說出了我們自身的現實以及現實里所處的相同的時代背景。以其情感體驗的相似,為之感同身受的就會更多,在詩意的多個“解”里,能為之共鳴的當然更好。詩歌的魅力不僅僅是來自于詩歌語言本身,更多來自于社會現實和生命之體驗。在此,我將期待著讀到與欣賞女詩人藍曉的更多的好詩,對于上述幾首詩歌的賞讀,因自己的水平有限,權當是自己的一種欣賞或理解,肯定會有不妥之處,還請作者多多諒解。

 

 

 相關內容
☆ 詩評||李哲夫【聞著詩歌的芳香前行 ——女詩人藍曉的詩《春天的夜晚》等幾首讀后感】(2018-9-7)
☆ 【人性與善在時空中同一】——扎西措短篇小說《啟明星》讀后感(2017-6-2)
☆ 蔣藍||雄渾岷山撐乾坤,文學阿壩譜華章——阿壩州文學群體綜述(2017-5-22)
☆ 唐遠勤:一只從來沒有停止過的時鐘——關于我的姐姐和她的詩(2017-1-20)
☆ 夢非:浸在水中的憂郁和飄在心靈上的花瓣——淺談詩歌創作的情感狀態(2017-1-20)
☆ 高旭帆:巴顏喀拉的憂傷——《巴顏喀拉的黃河》序二(2017-1-20)
各地文聯
  
阿壩文藝網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0025992號
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您是第   位訪問者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0837-2828277
地址:阿壩州馬爾康縣馬爾康鎮達薩街112號    郵編:624000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吉林11选5走势图 姚记捕鱼官方下载 网站推广赚钱 麻将机多少钱一台 精准四肖三期内必出 可以在家兼职赚钱网 北京赛车预测 网络兼职赚钱项目 2017赛车pk10官网直播 海南环岛赛彩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