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進入 阿壩文藝網
 
   
今天是:2020年06月07日 星期日 農歷閏四月十六
  
首頁 > 閱讀欣賞 > 晨曦,站在元寶山上
晨曦,站在元寶山上
2018/5/5 10:27:47  李龍清

    元寶山在阿壩縣城的西面,與縣城隔河相望。山不是巍峨的山,也沒有什么神奇的傳說;山腰是開墾的青稞地,山腳的不遠處就是寬闊的河谷。元寶山在時間的長河里不經意間洞開,津津樂道地讓許多攝影愛好者向往,留下了不知多少攝影家的足跡。
    那一年,小城打開了塵封已久的柵欄,便擠進了一雙雙青睞的眼睛,一雙雙眼睛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傾力攀登,在每一位攝影家的心海里開始蕩漾一個名字——元寶山。元寶山便和阿壩縣連接一起,在攝影家的鏡頭里名揚四海。
    元寶山該不該感謝那些初涉旅游工作的人們,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旅游工作者們曾經多少回,陪同天南地北的攝影家一起站在元寶山上盡覽這座小城的美麗、阿曲河的美麗、藍天白云的美麗,遼闊草原的美麗。
    記得有一天,天未放亮,一陣電話鈴在床頭響起,知道是某家旅行社的游客去元寶山攝影,疲憊的我真的不想離開溫暖的被窩,可使命促使我還是走進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晨曦中,站在元寶山上放眼望去,小城就在眉眼之下,星星點點的燈火清晰著小城的輪廓;東邊的山巒重重疊疊,隱約在朦朧的暮色里;微微的亮光從云縫里擠出,我看到攝影家們興奮的表情;他們把“長槍短炮”有條不紊地架在平坦處,等待瞬間的美麗影像,捕捉令他們欣喜若狂的畫面。
    此時,剛剛露出笑臉的太陽呈現在東山頂,剎那間,卻涌來了一大片黑云,從東到西就像一塊讓人撕扯的棉絮,覆蓋在整座山頂。攝影家們目不轉睛地期待著,期待的神情似乎是一種奢求,知道自己來一次阿壩縣是多么的不容易,真的不想錯過機會。
    晨曦中的元寶山透著絲絲涼意,細碎的石塊靜靜地裸露路邊,有些冰冷;山下的青稞地已泛出淡淡的金黃,涌動收獲的波浪;腳邊的灌木叢綴滿璀璨的露珠,黃色的花朵笑瞇瞇的睜大眼睛,注視著這些陌生的人們。每一朵花都可以是攝影家們攝取的對象,每一根枝條在他們的眼睛里都深藏繽紛,他們似乎要叩醒晨曦里的每一個細節,把這些細節一一收藏。
    我不住地望著這些遠道而來卻也心細如發的攝影家,心情驟然有些緊張,厚厚的積云不見散去的樣子,我知道攝影是一門學科,更是一種運氣,是光與影的結合,錯過瞬間,就等于失之交臂。
    等待是一種煎熬,可這些攝影家們抑或出于長期的習慣養成,看不出一點焦灼不安;他們就像母親等待兒女長大,就像牧人經過遠途跋涉來到一望無際的肥美草場。
    他們似乎有著統一的嗜好,指縫里都夾著香煙,每吸入一口會發出“絲絲”的聲音;他們似乎是統一的著裝,一件馬甲,背后胸前都是兜;他們似乎都是一樣的習慣,這個時候相互之間都不說話,兩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東方。
    那天,天公真的作美。陽光在云縫間射出道道光芒。光芒四射,每一朵云彩鑲嵌起奪目的銀線,逐漸放大的光線不折不扣地普照在金鼓之上,用一種無私的情懷親吻大地。發現這里層次分明得就像造物主故意所為,雕刻得圓潤而細膩,斧鑿得光彩而奪目。那悠閑繚繞的云煙,緊緊地鎖住妖嬈,一條如夢如幻的云霧像一條笨拙的游龍緩緩向西而行,使小城由靜而動,瞬間幻化成一條條薄如蟬羽的絲綢,素裝小城。  
    河谷的清晨,是水禽扇動翅膀的時候,是牧羊犬睜大眼睛的時候,更是格;ǘ浣涍^一夜長眠放聲歌唱的時候。沒有人規定晨曦里一切必須等同于少女乳房柔嫩的曲線,必須等同少年不長胡須的嘴唇,這里的風景可以任意滋生和繁衍。這里所有的美麗,從攝影家他們的行為方式中定格成了一幅幅美輪美奐的景觀。
    “咔嚓,咔嚓”的聲音不絕于耳,在元寶山回響,也激蕩著我的心情。我看到了阿曲河的云影,拉近了天地間的距離;看到了云霧在小城中的纏綿,如夢如幻似海市蜃樓;看到了草原中散步的牛羊,映襯著離離原上草有幽靜;看到了寺院的白塔,招喚著虔誠的信徒;看到了清真寺的一輪新月,輝耀著雪域草原。偶然的一瞥,都會讓你有著春光無限的情懷,豁然醒來永不再是夢的激情。
    晨曦里矚望小城,元寶山是理想的觀景臺,不得不折服于這些攝影家的眼光對角度的選擇。袒露的天空下,讓攝影家們捕捉走的不僅僅是一幅幅畫面,每一張畫面里還有他們的心情,心情與心情不斷的鏈接,就是一幅風景的長卷;就是天地作證,萬物作證,時間作證,你我作證的相約;就是忘我的去兌現對歲月的一腔諾言和夢中的那份期盼。
    滿意的喜悅掛滿每一個人的臉龐,攝影家們開始收拾行裝,看得出來,他們的姿勢是漫不經心的,也許是意猶未盡,也許是流連忘返。不知是他們的眼睛看得最遠,還是他們的鏡頭看得最遠,愉悅的表情已經告訴了我,對“這里是攝影家的天堂”不在否認。
    這時候,一個人突然倒在了地上,我大吃一驚,定睛一瞧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孩,她朝著天空一陣猛拍,我順著她手中的鏡頭望去,原來是一只金鷹在天空翱翔。
    鷹,不時的拍打著翅膀,發出一聲聲鳴叫,有人這時開玩笑說:“它是不是在給我們說‘扎西德勒’呀”。人群中一陣大笑,笑聲隨著鷹的翅膀在元寶山回旋。
    晨曦的色彩被猛烈的陽光所取代,凱旋的攝影家隊伍浩浩蕩蕩,開始爭論著遺憾和得失,更多的是他們不住地頻頻回首的眼神。
    此刻,我似乎啟開了心室的窗欞,仰視蒼穹,諦聽小城沒有皺褶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與攝影家們結伴同行,感慨萬千,覺得元寶山的晨曦是一首詩,是兒時的童話,是睡夢中親吻我的少女。

 

 相關內容
☆ 羅開東的詩(2018-7-19)
☆ 晨曦,站在元寶山上(2018-5-5)
☆ 白林新作《南坪城》(2017-12-22)
☆ 天邊的嘉絨祈索(2017-9-13)
☆ 氣度恢宏的崇高美——簡論羊子長詩《汶川羌》(2017-9-13)
☆ 永不熄滅的紅色——序詩人王學貴詩歌集《夾金紅》(2017-8-1)
各地文聯
  
阿壩文藝網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0025992號
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您是第   位訪問者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0837-2828277
地址:阿壩州馬爾康縣馬爾康鎮達薩街112號    郵編:624000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吉林11选 5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本 六合预算下期平码公式 财神捕鱼充多少钱打 中国浙江体育彩票6十1 网赚是做什么的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3分钟是骗局吗 大类资产配置与财富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