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進入 阿壩文藝網
 
   
今天是:2020年11月01日 星期日 農歷九月十六
  
首頁 > 文藝評論 > 夢非:浸在水中的憂郁和飄在心靈上的花瓣——淺談詩歌創作的情感狀態
夢非:浸在水中的憂郁和飄在心靈上的花瓣——淺談詩歌創作的情感狀態
2017/1/20 12:52:51  

    在連訴說都缺乏語言的時候,我們開始選擇詩歌,讓它以夢的姿態生長于心靈的水草地,在時間的流逝中成為鮮艷的亮點,作為“含淚記下的微笑和微笑記下的悲傷”構建的文字總是世間唯一用智慧作杖的精靈。
    于是,我們便潛游在人世的一種高度,靜靜地梳理自己的思緒,去除生活的雜質,獨立于一片純凈的天空,暢飲歲月的酒,任飛翔的鳥兒在身邊歌唱。
    于是,我們習慣于思考,把難以企及的渴望中的追尋和所有的寂寞、苦惱、無奈乃至生命中最真實的東西匯集成詩歌的泉流,在一種近似悟道的感覺里審視自己,走在悲傷無處不在的人間將本我隱藏起來,用現實安放肉體,用夢想撫慰靈魂,使詩成為縫合撕裂的兩半個體的最佳粘合劑,使我們位于第三種狀態時重新擁有一個完整的自己,并在執著企盼的苦痛中,成為世界上最窮也最富的人,最孤獨也最不孤獨的人,最無話可說又有說不完的話題的人。即使只是書報上“見面”的文友,我們彼此陌生,又彼此熟悉,文字的交流超過了一切形式的交流,讀一首小詩就如同在讀一顆跳動的心,“神交”總是很純凈,我們隔岸欣賞,悄悄祝福,共同成長,讓“筆會”成為至高無上且豐富無比的精神大會餐。哪怕追求暫時停了下來,不死的仍是初始的情懷,真摯的心愿,“當我們的肉體/化成了黃土里的養份/深邃的思想/仍在后人的眼睛里/一次次閃光!
    但把對詩的追求作為表達人生的方式時往往會滲入一種終結的痛苦,而被那種痛苦擊中并且把它表現出來卻又是我們最需要做的事情,當一些東西被深切地感悟時欣喜若狂或淚流滿面似乎都不再重要,唯有流露的心情是被表現的主題。這樣,經受痛苦并表現痛苦,我們的追尋已是“每一次激情緊追每一次傷痕/每一次苦難追尋花開花落!睙o奈中的執著難能可貴,從無數的失望中站起,帶著抽搐的心重新起步,任時間去證明千百次的劫難里始終不一不悔的信仰。
    很多日子,從痛苦中孕育的詩歌還是我們饑渴無比的精神唯一可以吞咽的東西,這使人想到喂養蠶的桑葉和吞食了桑葉的蠶,一半柔韌一半堅硬的生命在成熟、自縛,蛻化后是共同的脫胎換骨,是追求的一次升華,又仿佛羽化的蝶,因內心的渴望強烈到如此地步,在肉體死亡之際首先想到了再生,它總會先于肉體而存在,超越肉體而永恒。殉道的勇氣昭然若揭,我們甚至寧愿背負幾千次風雨雷霆,背負幾千個太陽灼痛的癡情,去拒絕一切色彩的誘惑,讓原始的潔白和心中的愿望以及不滅的精神像太陽的光輝。
    而無論是讓詩歌承受生命之重還是用生命之真載動詩歌,我們都應擁有一份感動,一份感恩的情懷,在面對大山、草地、河流、大海、沙漠、四季變換的色彩等能震顫心靈的一切時有一種為之下跪的欲望。詩心敏感沖動,哪怕輕微地觸動也會流淚,并在脆弱且堅強,冷酷且多情的矛盾統一體中,從一物一事開始,抒發出最深層的心聲,即使僅僅是一條魚死了,也會有無窮的思緒被引發出來,讓我們為之注目,為之展望。那時,所有的生命都會因為自己的珍愛或被別人珍愛而以另一種方式得到永生,如果把記憶再附之于極目的物事上,也許,醒著的姿態就是睡著時的一片葉子了。
    此時,詩已是一朵純潔的云,寫詩者的心靈是空谷的泉水,有雪花化為一塊明鏡,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并在用它高貴的清涼洗滌生活的塵埃中開始向往一切和懂得珍惜一切時,筆便成了我們“敲開一片原始冰雪/獨立于火焰的思想脊背”的最好的工具,它于積淀了無數心事卻找不到傾訴對象,于萬分的寂寞與孤獨中顯得無助之際如善解人意的戀人,是唯一能夠打開洪流般的情感的泄口,是紡織夢的衣衫的金針,是引導靈感上路的紫色憂郁。
    靈感則是啃噬骨頭的清霜,它源于一種天然的悟性,隱居在情緒的積累之上,潛伏在心海最深處的沙粒之間,如洞悉我們最微妙部分的第三只眼,帶動的感覺灼熱而到位,緣了那簇點燃黑夜的火焰,爆發出一萬度的高溫。遠逝的經歷是詩之路上的忘憂草,在生活中打下了烙印的那個人是詩之葉,一首情深意長的歌是詩之橋,春天的一棵草、夏天的一點綠、秋天的一片葉、天的一陣風是詩之眼,被準確完整地表現出來的是被升華了的現實同沉睡已久的企盼。
    表現作為一種手法,卻依附于體裁或題材的不同選擇而五彩紛呈,這讓我們又滋生了面對星空時的感覺,現實主義或者浪漫主義都如草原上一匹奔跑著的最自由的馬,唯有蹄聲能將零亂的美隨意地組裝起來,唯有驛動的心能在握緊其中的一個音符之后思接千載、視通萬里。
    我們捧著被譽為智慧的水沫的詩歌,展開靈動的翅膀,用幻覺來為多思的心田寫實,豐富的想象讓自己在憂愁中含笑,在幸福中哭泣,把五月的惆悵看著開滿了榴花的樹,情懷滲入若干事物又以聲情并茂的方式折射出來,生命因浸透最抒情的分子變得旺盛,物我同一,抵達的將是另一種境界。
我們懷揣愛情,收起末放出去的那支帶羽的箭,站在離月光最近的地方,透過古典和現代的思念,構筑起生活之外懸浮于空中的風景,使一切都在向往和謳歌中變得永恒,并拒絕無法生存純粹愛情的現實,以一塘清貧的水養育清瘦的自己,站在“你”的成敗之間,悄悄地吶喊,無聲地鼓掌直到攜手步入黎明的第一縷晨曦。
    們擁抱親情,使人生那份具有先天性的情愫躺在詩河的中心閃爍,有裝滿祈禱的船被牽掛的纜導向親人期待的河邊。其間,我們往往習慣于運用一種叫“通感”的手法,把一條江變成一根串綴想念的線,自己是離這頭和那頭都很近亦很遠的難解的結。
我們也位于距離之外審視只能仰視的故園,背負著中國詩歌“鄉情觀”的傳統,把故鄉的一切裝進流浪的行程,誰有游子的鄉情濃郁?在回望的途中,一切的可愛才會展現出來,頂禮膜拜,以頭磕石,唯有熱血的能量可以溫暖月亮的碎片。同時,我們也無法不把目光投向腳下的土地和自己的民族,哪怕愛恨交加,血脈里汩汩流淌的祖先的血液同喂養生命的水都如一塊巨大的磁,含鐵的精神難以出走,只有在每一回心靈的遠去與回歸中獲得一次次振撼靈魂的感動。
    我們立于清澈的河灣體驗別情,把友人裝進心里,從惆悵中吐放相思,向遠方送走一腔詩情!镑鋈讳N魂者,唯別而已矣!笨臻g總是充滿愁緒,在憂傷、喜悅、熱情、冷漠等交錯的經緯里,祝福永是唯一的線條,“讓心握著你的旅程/去一同流浪!本}默中,“你”最終會成為離自己最近也最遠的祝福。而當一張照片或一紙塵封的信洞穿了記憶的大門,懷念已無邊無限,我們百感交集,竟會無語,只有流經心靈的詩清泉般真實透明,使被定格的生命中的那段路途無比凄麗,文字浸透的思想豐富無比,飽含憂郁、無奈以及渴盼的年輪都以哲學的形式徘徊在往昔的歲月之中,詩行卻正為我們撐起呵護的雨傘。
    身為自然之子,我們更關注依存于它,也毀滅于它的地球,在一朵病花都難以治療的情況下,唯愿詩歌能復印出純潔的水,復印出溫暖的陽光和沙漠中曾經的綠色,唯愿大自然的一切都在展望中返樸歸真,于詩句與未來的相約里再生。
    坐在時間的中心,我們還因它的一去不復返而滋生出復雜的感懷,古往今來的無數詩人對光陰感到無奈之后,傷春或悲秋仍是相同的情愫,它帶走一切也留下一切,個體的生命作為短暫的一粒分子,皆如劃過天空的流星,有什么能超越這條流逝的河?被繆斯的金箭刺穿的額頭,也許才是千百年不朽的雕塑。
    這樣,我們運用因具備不確定性才美到極點的詩轉動千篇一律的生活,從朦朧中開始,于朦朧中延續,唯有心靈的感受很明了“一生或許只開一次/一次便開透星辰的思索!闭媲轱@影的隱形之花總綻放在婆娑的月光下,請抓住詩的掌心也被詩的掌心握住自己……
    然后,文字已筑起精神的巢,我們開始起程回家。

 

 相關內容
☆ 以禪韻詩情來速寫人境心語——向瑞玲詩集《聽雪》主題及寫作賞析(2020-7-24)
☆ 詩評||李哲夫【聞著詩歌的芳香前行 ——女詩人藍曉的詩《春天的夜晚》等幾首讀后感】(2018-9-7)
☆ 【人性與善在時空中同一】——扎西措短篇小說《啟明星》讀后感(2017-6-2)
☆ 蔣藍||雄渾岷山撐乾坤,文學阿壩譜華章——阿壩州文學群體綜述(2017-5-22)
☆ 唐遠勤:一只從來沒有停止過的時鐘——關于我的姐姐和她的詩(2017-1-20)
☆ 夢非:浸在水中的憂郁和飄在心靈上的花瓣——淺談詩歌創作的情感狀態(2017-1-20)
各地文聯
  
阿壩文藝網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0025992號
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您是第   位訪問者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0837-2828277
地址:阿壩州馬爾康縣馬爾康鎮達薩街112號    郵編:624000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106 下载重庆幸运农场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0908037期开奖 广西快3是国家开的吗 东风科技股票 广东快乐10分最新开奖 股票微信散户群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安徽快3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