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進入 阿壩文藝網
 
   
今天是:2020年02月07日 星期五 農歷正月十四
  
首頁 > 閱讀欣賞 > 馬壽宇小說集:《巴顏克拉的黃河》
馬壽宇小說集:《巴顏克拉的黃河》
2017/1/20 10:35:44  

    內容簡介:《巴顏克拉的黃河》是以作者在草原上的一段艱苦生活的經歷為原型,用淡淡的憂傷講述了一個藏族姑娘的故事:阿英是“他”的一個學生,只比“他”小三歲,卻背著一個山一般沉重的詛咒——麻風的女兒。為了讓阿英讀書,“他”頂住了世俗的偏見和種種壓力……彌漫其中的,是一種深沉的讓人怦然心動的憂傷。
    《難城》講述的是包括吳佩孚下野來到川西北古城松潘在內的、松潘的官、商、兵、匪之間的爭斗、人民經歷的種種災難、抗爭至迎接解放的傳奇故事。
    《孤獨的庵房》、《腦髓系列》幾篇中,作者用冷峻的筆調給生活在大山腹地的山民們畫出了一幅幅生動的肖像,那些人物平凡而卑小,但卻閃現出人性的光輝。

小說集:《巴顏喀拉的黃河》(摘選)
                                 

緣起吳大帥

    較場壩在松州的南郊,大人說那兒是砍腦殼的地方,兒時我們是不敢獨自去的。后來才知道是刑場,如同北京的菜市口。較場壩又是南路入城的必經之道,大凡講究點的迎來送往也都在這里。
    秋風蕭瑟,空曠的較場壩荒涼可怖。
    一九三八年秋天的一個下午,松州的官紳、賢達都來到較場壩,連關內外各部落首領也來了,都穿戴得很整齊。不是要殺人,是要迎接一位叱詫風云的大人物。
等得久了,有人打起了哈欠,八寨土官們干脆席地盤腿而坐,已經不成隊伍。一陣風吹來,有人打著噴嘁,有人趕緊按住帽子。
    較場壩視野開闊,有人說,來了!一行黑點漸漸變成了一行人影。已經看得見中間有一乘滑竿。隊伍立即排成夾道的兩行,人人抖衣正帽。
    滑竿上的人留著光頭、蓄著八字胡、身穿絳色八團花緞夾袍。走近迎接隊伍,此人示意停步。這個山東大漢下了滑竿,竿夫們才釋了重負,擦著滿頭大汗。下了滑竿的人正是直系軍閥統帥、握有重兵、左右政局、在中國政治舞臺上舉足輕重的人物——吳佩孚。在北洋軍閥中,吳佩孚是一個蓋棺而沒有論定的人。對他的了解,前一半,早已定格在我們的歷史課里。即一手制造了“二七”慘案,雙手沾滿了京漢鐵路罷工工人的血。但抗戰爆發后,他拒絕與日本人合作,不當漢奸賣國賊,吳佩孚大義凜然的態度使日本人大為惱火,決定殺害他。1939年12月4日,吳佩孚死于北平。1940年,國民政府贈其國軍上將銜,以顯其保存晚節。吳佩孚與數以百計的大小軍閥所不同的,是他以秀才而軍閥,上馬作詩,下馬讀書寫字畫畫,熟讀《易經》、《春秋》,在軍閥中很特別。在他五十歲前后的鼎盛時期,他軍中傳唱的軍歌正是他自己填的一闋《滿江紅,登蓬萊閣》:“北望滿洲,渤海中,風濤大作。想當年,吉黑遼沈,人民安樂。長白山前設藩籬,黑龍江畔列城郭,到如今,倭寇任縱橫,風云惡!甲午役,土地削;甲辰役,主權墮!嘆江山如故,夷族錯落。何日奉命提銳旅,一戰恢復舊山河,卻歸來,永作蓬山游,念彌陀!”。聞“九一八”事變,他寫詩一首:“國恥傳來空有恨,百戰愧無國際功。無淚落時人落淚,歌聲高處哭聲高!币环宰珜β摶旧鲜撬簧膶懻眨骸暗靡鈺r清白乃心,不納妾,不積金錢,飲酒賦詩,猶是書生本色。失敗后倔強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園抱甕,真個解甲歸田!
    此時,吳佩孚望著遠遠的城郭,城外深秋的景象和他的心境一樣蒼涼。想我子玉,到下野時也能自踐前言,比起那些腰纏萬貫的軍閥們,可貴乎?
    大樹落葉,人生浮萍。吳佩孚打住了瞬間涌出的傷感,轉而微笑著走向歡迎隊伍。
    縣長示意,有人端上放著酒瓶和酒杯的盤子走到吳大帥面前?h長端著酒杯說:“大帥不辭千里來到敝縣,一路艱辛,有失遠迎,這杯接風酒,請大帥滿飲!
    吳佩孚也是海量之人,性情豪爽,一仰脖子干了。接著,八寨土官相繼上前獻了哈達。
    吳佩孚剛要舉起右手,這是他行軍禮的習慣動作,又立即覺得面對邊陲小縣的官紳,在這種場合實在不合時宜,遂改為雙手抱拳,道:“吳某閑游西北,一路輕車簡從,不當受此厚迎,有勞諸位了!”
    縣長及眾人讓大帥坐上滑竿,說離縣城還有一里多路呢,吳佩孚擺擺手說,幾天的滑竿坐得我腰酸背痛,一里多路,正好活動活動筋骨,走!
    吳佩孚被簇擁著向南門走去,縣長在他身旁一路指點著什么,吳佩孚有時只是不屑地點一下頭。
    走到南城門下,吳佩孚停住腳,久久地看著灰褐色的班駁的城墻。
    據松州縣志記載,自明世宗嘉靖年間,總兵何卿增修外城后,松州已具備了內外城郭的規模。有城門七道:東名覲陽門,南叫延熏門,西號威遠門,北作鎮羌門,外城南門稱埠清門,有完整的甕城門。西南山麓開小西門,外城臨江開臨江門。城門均用長平行六面條石拱券和厚磚砌成。頂部呈半月形,門基大石上有流云、奔馬浮雕,城門正面施馬面,有貼壁石門楣,柱礎雕蓮花,兩旁大石上有“鶴鹿同春”一類浮雕。
    進了南門的甕城,吳佩孚環顧了一下,這個久經沙場之人立刻就意識到了其軍事上的意義,說,這個甕城修得好哇!縣長馬上又點頭哈腰,并有些自得,好像這座甕城是他修的。
    吳佩孚又在貼壁石門楣下駐足良久,心里在贊嘆這別樣的造型和色目人工匠的技藝。
    松州的街面由青石板鋪成,中午一場白雨過后,青石板被洗得青中泛藍。街道幾經戰亂、兵燹、匪患、火災,已顯得破敗。房屋、鋪面歪歪斜斜,挨著、擠著,像一群饑餓的乞丐你靠著我我挨著你。但從匾額、招牌上還看得見曾經的繁華!斑@里還是茶馬古道上人煙稠密,商賈輻輳之地呀,”吳佩孚指著一個茶號的招牌說。在一旁的縣長連連點頭:“大帥滿腹經論,文韜武略,早已如雷貫耳!”吳佩孚的目光已移向別處。
    街沿上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坐茶館的、吃館子的放下了茶碗、飯碗,賣麻糖的、賣油糕麻花沙糖絞肉包子拌牛肝子的都停住了吆喝,倒糖人的補鞋的補碗的削皮子的打鐵的也都停下了手上的活路。
“那個穿花緞子衣裳的就是吳大帥!苯盅厣嫌腥苏f。
    一行人走上南橋。飛閣流丹、畫棟雕梁的南橋象一條玉帶的扣子把南北兩條大街緊緊相連。橋下的岷江把個松州城攔腰截斷,據說是萬鰲為破風脈,斬象腿而開鑿的!八虼┏沁^,月映古松橋”從此成了松州一景。
    迎接隊伍走到鼓樓上就停了步!肮臉巧稀睂嶋H是北街、中街與東西兩條短街交匯的十字口,早年也有一座鼓樓,毀于咸豐庚申變亂,松州人仍習慣地叫鼓樓上。
    按慣例,縣長人等應當是往右拐,把吳佩孚接到縣衙,可稍停后卻走北街,出北門,往北寺而去。
    街上看熱鬧的人開始詫異了,吳大帥是回民?怎么不顧鞍馬勞頓一來就去北寺?
北寺坐落在松州外北順江村岷江岸邊,是遠近聞名的清真古寺。掌教阿訇沙丹墀德高望重,教門精深,人以寺名,寺以人興。中阿建筑風格相結合的大殿、經堂和高高的姆拉樓掩映在高大的白楊、松柏之間。時令十月,落葉秋風,滿院鋪金,岷江拍岸,水聲不絕于耳,使這座古寺幽靜中帶著幾分肅穆、神秘。
    吳佩孚踏著落滿黃葉的青石臺階走進了這座名貫西北的清真大寺。大殿前的院落兩邊分別是南北經堂,松州的民居多半坐北朝南,陽光充足。吳佩孚被直接引進北經堂,“這里離城不遠,又甚為清凈,就請大帥在此下榻吧,”縣長近前低聲說?h長說的清凈,還有一層意思,這幾天,已通知所有的阿訇、鄉佬和穆民不得到北寺做禮拜。吳佩孚沒有點頭,稍有疑慮地跨進了門欄。人們哪里知道,這是松州的袍哥勢力勾結官府打壓回民的一大陰謀,這個陰謀從吳大帥跨進清真北寺而拉開了序幕。
北經堂里早已打掃得窗明幾凈,博古架上擺放著瓷器,件數雖不多但很精致,板壁上掛著幾幅字畫,靠里間的一方波斯地毯上放著一把紅木椅,椅子兩邊是四只青花瓷凳,四扇花鳥折疊屏風隔著一間臥室。此番大雅的布置真是投其所好。
    紅銅火盆里,杠炭火已燃得通紅。太陽還未落山,雕花格窗把陽光篩了進來,屋里暖融融的。吳大帥在紅木椅上落座,解開了團花緞袍的領口。有人已呈上青花蓋碗茶,他只呷了一口,就覺得這清香一定是上等的碧羅春,心想,這必是哪個土老肥的家藏。跟著,縣長領人捧著一個朱漆攢盒進來,說:“請大帥先用茶點,敝縣已備席晚間為大帥接風!庇质疽獯蜷_攢盒,“這是本地有名的藍家點心鋪的八仙點心呢”。
    吳佩孚也覺肌腸轆轆,便用起點心來。吃罷茶點,覺得周身暖和,便脫了夾袍披在身上,背著手在屋里來回渡步,口中輕吟著劉徹的《秋風辭》:“秋風起兮白云飛,草木落黃兮雁南歸。歡樂極兮衰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边@時,一人進來雙手抱拳道:“恒昌公社王季湘為大帥請安!”吳佩孚本已被這突如其來的拜見弄得很掃興,又見此人中等個子,皮膚微黑,說話聲高且急促,眼神中帶著幾分狡詐,便只寒暄幾句就閉目養神了。王季湘也還識相,就退了出去。
    王季湘何許人也?這要說到袍哥。松州的袍哥組織始于清末,盛于民國。僅漳臘金廠袍哥組織就屬四堂旗號,各堂有兄弟二、三百人,還結成“聯封碼頭”。每個碼頭均有“全堂”字樣的名片,用來拜會其他碼頭,內分公口片子、本人片子、拜兄片子、花押片子。各碼頭排次為座堂大、圣賢二、當家三、子龍四、管事五、巡風六、羅成七、八、九、十、老幺。民國二十五年,各地袍哥組織畏懼王季康的勢力,于農歷九月十三日在漳金河壩召開大會,選王季湘為總舵把子,將各個袍哥堂口組織統一改為“恒昌公社”。此后又吸收地方有權勢的人參加把持,逐漸控制各區寨乃至關外一些部落。所以王季湘在松州也是一個榨秤的人物,他哪里受得了吳佩孚的奚落,就決心要再掀波瀾了。
    天近黃昏,金蓬山邊晚霞如血。王笨手提一吊豬肉,口中哼著浪調,過了古松橋,來到橋北的中街上。松州的回漢民居住區域基本以古松橋為界,橋北為回,橋南為漢。王笨是松州城里有名的潑皮,有一次差點被人打死,幸被王季湘所救,便一把鼻涕一把淚要誓死為王總爺效勞,王季湘看他還有點俠義,就收他做了干兒子。王笨依仗干爹的權勢,更在城里提勁打把,無惡不作,是人人唾棄又人人懼怕的人。
    回民們對吳大帥住進北寺本就大為不滿,還不讓他們做禮拜,已經議論紛紛,火早冒到嗓子眼兒上了。
    頭戴藏式禮帽,身穿皂色衫褲的王笨徑直來到中街馬幺爸的新月飯館。馬幺爸教門極好,為人厚道,他的生意在中街上算是不錯的。正在切菜的馬幺爸見王笨提著大肉就要跨進來,連忙放下菜刀,邊說邊把王笨往外推:“王笨,你是喝醉了?使不得的,使不得的呀!”王笨推開馬幺爸,“馬幺爸你曉得不,吳佩孚吳大帥到了我們松州,就住在北寺,今黑了縣府要為大帥接風,點名要請你做席,你要識抬舉!”
    館子外面,人越圍越多。馬幺爸拼命堵住王笨,王笨推倒馬幺爸,跨進館子把豬肉扔在案子上說:“今天你馬幺爸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做了你換個水不就行了?”
軟作的馬幺爸一下跪在地上,口中不住地說,顧拉罕兒(罪過)啊顧拉罕兒!這時,一個漢子撥開人群,沖進來在灶門前拖起一根柴花子就朝王笨砸去,王笨也會幾下拳腳,一閃,柴花子打在了門框上。此人是馬幺爸的哥,人稱馬大,馱腳為生。一年四季南行茂灌,北走草地、南坪,閑時也給兄弟砍砍柴,奔波勞作練得身強體壯,加之馬大為人仗義,在這條街上還沒人敢欺負馬幺爸。
    人們圍了上來,王笨見勢不妙,一下掀開黑衫,抽出斜挎在白汗褂上的盒子槍,用槍把帽子往上一頂說:“我看今天哪個敢抗命!”
    “我敢!”這一聲如晴天霹靂把王笨鎮住了。他的小眼睛在尋這聲音的時候,有人說,阿訇來了,阿訇來了!只見北寺掌教阿訇沙丹墀在人們閃開的一條路中疾步走來。
沙阿訇名丹墀,四十出頭,足有一米八的身材,眉目清秀,鼻梁高直,疏須飄灑。他自幼聰明好學,二十歲穿衣(被授予學位),三十歲執掌北寺。沙丹墀阿文漢文并優,善于在汗牛充棟的經典著述中提取精華,把阿拉伯的天文地理歷史民間故事諺語格言融會貫通,又兼口才極好,聲洪如銅鐘,氣清如流泉。每當開齋、圣紀、古爾邦三大節日,沙丹墀精神百倍、神采奕奕地出現在大殿正中的臺階上時,大殿下總會有一種騷動又頃刻鴉雀無聲。聽他講經是穆民們的一大享受,享受著一種啟迪和教導!吧嘲①曛v臥爾子了,”人們會神情嚴肅地小聲傳告,號帽會從大寺延伸到大門外。他會把眾信徒帶進天方夜潭而不醒。
    此時,沙阿訇頭上包著雪白的丹斯得爾,身穿繡有金線的綠呢阿拉伯外套。他的這身穿著非盛大場合是極少有的,穆民們已有種不安的預感,大阿訇作了冒死的準備。
    “把這個潑皮給我綁了!”沙阿訇話音不高但擲地有聲,“大家都回去換水,兩刻鐘后再來中街!
    人們奔走相告,沐浴凈身。兩刻鐘后,全城的回民都舉著火把,操起菜刀、木棍、鋤頭匯集到了中街、北街。一時,古松橋北,火光點點,人聲鼎沸。王季湘的二三百兄弟伙也集中到了鼓樓東西兩側,一場血光之災將一觸即發。
    “大家隨我去見吳大帥,”沙阿訇說!澳闶钦平贪①,你不能去,還是我們中間派個代表去吧,”幾個阿訇鄉佬上前說,沙阿訇用手一擋,已邁開了步子。此時的沙丹墀,不象個阿訇,倒象個率領千軍萬馬的將軍;孛駛兏嘲①,推著被五花大綁的王笨出北門往北寺而去。
夜幕漸漸籠罩了松州城。北經堂里,吳佩孚坐在紅木椅上,手指輕敲著額頭。窗外樹影婆娑,耳畔江水低嘩!盎ㄩ_上苑春三月,人在蓬萊第一峰”的時光不在,身居邊城夜寺,這個威風八面的“孚威上將軍”、“吳秀才”是在做詩?還是在想自己的歸結?
    這時,一個副官進來對他耳語了幾句,吳佩孚臉色大變,站了起來,叫縣上的人來?h上的官員們一直在南經堂侯著的,見大帥叫就過去了。
    “怎么回事兒?”大帥問!笆亲鱿癁榇髱浗语L,王季湘的人誤把大肉提到回民館了!睖珔⑹麻L躬身說!盎奶!荒唐!俺一再給你們說,俺是下野之人,不張揚,不擾民,你們怎么搞的?你們是借俺生事!飯俺不吃了,你們趕快平息事態!”吳佩孚拍著椅子,怒氣沖沖。下面的人聽著大帥俺俺俺的怪別扭,殊不知這就是吳佩孚,他不屑給這些人拋文作武,帶家鄉口音,也許還有點親切、平和感。
……

〔摘自《巴顏喀拉的黃河》之《難城》(中篇傳奇小說)〕

 

 相關內容
☆ 羅開東的詩(2018-7-19)
☆ 晨曦,站在元寶山上(2018-5-5)
☆ 白林新作《南坪城》(2017-12-22)
☆ 天邊的嘉絨祈索(2017-9-13)
☆ 氣度恢宏的崇高美——簡論羊子長詩《汶川羌》(2017-9-13)
☆ 永不熄滅的紅色——序詩人王學貴詩歌集《夾金紅》(2017-8-1)
各地文聯
  
阿壩文藝網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0025992號
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您是第   位訪問者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0837-2828277
地址:阿壩州馬爾康縣馬爾康鎮達薩街112號    郵編:624000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闲来广东麻将* 买绿波赔多少 敦煌种业为什么不被ST 我爱玩山西麻将手机版 二肖二码怎么没有了 北京塞车pk10 pk10开奖ds 新疆体彩时时彩11选5 官方宝博棋牌电脑版 电玩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