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進入 阿壩文藝網
 
   
今天是:2020年02月07日 星期五 農歷正月十四
  
首頁 > 閱讀欣賞 > 杜平詩集《復活的夜》
杜平詩集《復活的夜》
2017/1/19 15:17:44  

    內容簡介:此書是四川詩人杜平所著的詩集,共收錄62首詩歌。
    《復活的夜》圍繞藏區阿壩州的人事風物,通過鏗鏘有力的字句、富于想象力和浪漫的筆調,抒寫出一首首真摯蘊藉、感人至深的詩篇。全書有一種濃稠于黑色、深遠于夜色的充滿生命的力量,具有堅硬的抗爭性,在帶來詩意美的同時也帶來了向上的引導。
    (作者簡介:杜平  四川蓬溪人,上世紀90年代開始創作。有詩歌、小說、散文、報告文學等刊載于《詩歌報月刊》《青年文學》《星星詩刊》《青年作家》等諸多報刊;有詩作收入文庫。)

《復活的夜》(摘選)

  杜平/著

復活的夜

此刻  燈光暗淡
如同三千年前那只蠟燭
火苗里梅影跳動
踩斷目光

以孤傲之勢
形單影只穿越遠處的鼾聲
穿越人流
聆聽敲打黑夜
美麗動人的聲響
我  滿眼如火

夜也醒來
撫摸我長滿歌聲的手掌
慰藉我和我所有的情人
在我的胸前
瘋長一塊青青的草坪


被水囚困的日

依水而居
誰的姿勢慵懶如一只
丟失的水鳥
浸潤在水的性情之中
時隱時現的情結
如一枚輕輕散開的羽毛

這種和水親近的姿勢
鼓點般敲響水聲
象一粒粒干凈的石子
悄然無聲地落入喉嚨
之后  化作一塊難言的硬結
瘦如桃核

最初  水的深情
歌唱般從山澗涌來
你坐在自己的歌聲中央
以王者的身份熟視無感
鑄成一個美麗的錯誤
依舊舉一杯純凈的酒水
和詩
你說,這很快樂
把人生詮釋得純凈透明

逝者如斯乎!
那位留著胡須的老人
已經飽經滄桑
然而  他的那聲長嘆
遠不如他一生撫弄的琴
令你癡迷不悟

現在  水柔順之極
一如我們渴望的愛情
從指尖最敏感的部位
靜聲地響徹全身
像情人的歌唱一樣
泅渡我們漂泊的靈魂
還有詩歌

我們一生向往的語詞
也讓水養育得透明無比


在黃土梁上看杜鵑花開

曾經紛揚過的一場  大雪 
就這樣選擇了一座山  作為下輩子
的家園  有陽光降臨的時候
我真實地望見  雪們
在這極地之上  開放成另一枝花朵

還有那枝杜鵑  我一直都相信
她的存在  只是一種隱喻
因為一株植物  或者是植物上生長
的花  并不需要
這個遠離塵世的  高度 

海拔三千八百米。
在黃土梁挺立的脊背之上
我能聽到的  只有一聲杜鵑
的鳥鳴  能看見的 
是濺滿在枝頭上的  血液


在一家羊皮革商店

現在  我們所面對的是黃昏刀尖上血跡的羊了
一只沒有頭顱和四肢的羊   在雪地
冬日冰冷的舌尖之上  奔跑

在草幽怨的挽歌聲中
我聽見羊的聲音如藍色的魚群  跌落
我們交錯如網的掌紋深處

聽見牧羊人鼓點般的腳步聲
在寒冷和溫暖的臨界處敲響
他們手中歌聲的長鞭,羊的溫情
像一束折疊厚實的陽光
遍布我們生命中最寒冷的地段

這已經足夠了
一只羊一種愛情一張質地溫暖的皮
和依著羊的聲音與草生長的詩歌

在羊皮之下  一句很輕的語言
如最后的炊煙升上房頂 
羊皮革商店指向天空的煙筒
我們的呼吸
高遠而又溫暖無比


在九寨溝感悟海子里的水及魚

當一捧最后的水從我冰涼的指尖
血液般涌進  干枯的思想
這些海子里的水以及喂養的藍色
魚群  慢慢地
游進了我的生命的虛空

魚的游動
與水緊緊相關  與它們的姿勢
和情感相聯
一種非常簡潔的動作
在這片透明的水域里
在一切都無需遮掩的  真實
之中  植種全部的快樂和自由

是不是需要拋棄或者遺忘什么

九寨溝海子里的魚
已經沒有了魚的那種真正的
鱗片
正是在經受了這場巨大的陣痛
之后  擁有了一種天然的脫俗
讓我以及許多不想歸家的靈魂
期待著魚群向我們靠攏
并且  還要傾聽魚們如何
歌唱
此刻  我的沾滿了詩歌的雙手
若魚  在海子深深的底部游動
深陷在魚群感人的歌聲中央
讓我一生悲哀的事物啊
在魚唼喋的聲響中  破裂

而一滴淚水
已經抵抗不住海子誘人的睡眠
早也滑落下來。還有一些別的
依然是懷念海子里的水

還有魚


在馬爾康的冬天看一片葉子

在馬爾康冬天看一片葉子
看一支食著草根和樹皮的隊伍
紀律嚴明  一條槍一根引領眼睛的手杖
繞過村莊  青稞和羊群
在死亡的雪地  折斷鳥翅的頂峰
飄揚著葉子般鮮紅的旗幟

葉子之上  春天翠綠的陽光照亮
融化的雪水
一些無法釀制的乳汁
和耳鼓之上逝去的音樂
喂養馬群般喂養著我們和我們的子孫

在馬爾康湍急的河流中
看一片葉子   不能攀沿而上枝頭
在葉子下面  莊稼和肥沃的土地
我們植種的眼睛
都很清亮  樸實

像這棵樹
依著這片葉子
我們從腳到脊背
到思想深刻的頭顱
在馬爾康降臨的風雪中行走
喝一口馬爾康雪山的水   我們
就能夠進入馬爾康旺盛的火苗
就不覺得寒冷和孤獨


在若爾蓋

最后的那個電話已經斷了
躲在  一根火柴微弱火焰的背后
聆聽遙遠高處的聲音
聽一聲牧鞭  在遠處
為若爾蓋驅趕一句陌生的  藏語

遼闊  一個經‘熱爾’草原
喂養的唯一語詞
在六月的暮色中逐漸豐盈
而一只草尖上生長的  羊
若爾蓋樸實的花朵
和氈房炊煙之下滋生的
一些比喻
開始  照亮我童年干凈的
額頭  天邊的云朵
是我高舉的  雙手

達扎寺傳來的鐘聲  經不起
夜色的渲染 
在久遠和真實之間  行走
朝著梅花鹿奔跑的方向
在若爾蓋  在這遍紅色的草地
之上  每往前一步
就能拉開你和自己
的一段距離


看見自己的影子

午睡醒來  看見
自己的影子
一杯瘦小的往事
和那雙歡樂的手臂
已經  從最后一個節日的
舞蹈之上  折落下來

現在  影子太黑
像一只碩大的蛾子
爬行在陽光的底部
覆蓋
我們年少登高的腳印
影子之上  我們的步履
沉重  如
我們日漸成熟的頭顱

踏著影子往回走是一件
很艱難的事情
影子的道路  無寬無窄
無長無短
無論是誰  都給影子
涂抹得虛虛實實

就像吃一枚果子
我們  無法辨別花的顏色
和過去的芬芳一樣


看見另一種森林

一個冬天,我看見另一種
森林
以及她的兒子:木。
他們,在雪地之上
以硬朗的語言
和燦爛的骨頭
支撐苦難和孤獨

冬天很冷
依靠在木的旁邊
想起,一團火和一棵樹
雪,和我們貼得很緊

我的名字
平地而臥是
木。站起,就是一棵樹
我是森林的兒子
木的兄弟

我聽見木的聲音,沉重
如一句灰色的云朵
漫過我們的頭頂

和木相處。我
唯一的指尖沒有一句言語
鳥聲,曾經醞釀的語句
已經花朵般在雪地消失

現在,木很平靜
倚著藍枕頭的靈魂
沉思,另一種森林的童話
傾聽雪面之下綠葉的喧嘩
木說,我是他最后一個
兄弟

這已經足夠了
在這個冬天和這片森林里
坐在木的身邊
一句詩歌,比所有的鳥聲
響亮
并且,還要動人


想象妻子歸家和一種愛情

妻子  我唯一的最后女人
讓我用一首詩歌迎接你
歸家
回到原先筑建的庭院
回到一些經典中    去吧

時漸中午  一些遠離的花朵
正在開放
妻子  你可以作一朵玫瑰
歸來
抑或作一只南飛的孔雀
去得更遠些

可是妻子   女人之外的事件
正在發生
這個世界已經充滿
各種叛離
你應該遠離它們
遠離  我全部的擔憂
和植種的牽掛

我的妻子  你該回家了
回到一首詩歌中來
回到我一生的歌唱中來
然后  以一個女人永恒的方式
接受我   以及真切的愛情

 

 

 相關內容
☆ 羅開東的詩(2018-7-19)
☆ 晨曦,站在元寶山上(2018-5-5)
☆ 白林新作《南坪城》(2017-12-22)
☆ 天邊的嘉絨祈索(2017-9-13)
☆ 氣度恢宏的崇高美——簡論羊子長詩《汶川羌》(2017-9-13)
☆ 永不熄滅的紅色——序詩人王學貴詩歌集《夾金紅》(2017-8-1)
各地文聯
  
阿壩文藝網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0025992號
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您是第   位訪問者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0837-2828277
地址:阿壩州馬爾康縣馬爾康鎮達薩街112號    郵編:624000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2013年欧冠决赛 北京pk拾开奖查询 白城乐喜麻将下载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四不像 平特肖最多几期不开 浙江6加1开奖查询 网络兼职什么最赚钱 时时乐 欧美汇 网上棋牌下载安装 今天欧冠比赛